一日之师|复归于朴

来源:南岩轩茶业作者:南岩轩茶业网址:






岳寺春深睡起时

虎跑泉畔思迟迟

蜀茶倩个云僧碾

自拾枯松三四枝





暮春时节,借宿岳林寺,人醒了却仍神情昏沉,来到虎跑泉边打水时还是发着呆。于是,央请同宿的云脚僧人帮着碾茶,自己去捡拾些松枝作柴火,煎饮蜀茶。一首小诗,把古代文人喝茶自得其乐的一份闲适,一份雅趣,一份随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茶乃大自然的精灵,其质朴无华自然天成,最早古人是把茶当药的。《神农百草经》中写到:“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在魏晋时期,士大夫中还多不习惯饮茶,每赴茶宴,就戏称"今日有水厄"。到了唐代,文人便逐步将茶纳入自己的生活。宋代达到了更高的艺术性品茶的阶段,斗茶之风在此时达到高峰。明代文人品茶喜爱雅趣,自斟自饮,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品味出其中滋味。



南宋画家刘松年的《斗茶图卷》更是生动地展现了集市买卖茶叶民间斗茶的景象。几个茶贩在买卖之余,巧遇或相约一起,息肩于树荫下,各自拿出绝招,斗试较量,个个神态专注,动作自如。河坊街上的饮茶风俗作为当时杭州市井生活典型代表,在画作中得到了充分表现。



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茶。富者细啜名种,贫者牛饮茶汤。北方人早起,路上相逢,最初并不是问“吃了吗?”,而是问“喝茶么?”茶是开门七件事之一,乃人生必需品。



家中曾经存过福建的乌龙、西湖的龙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甚至有不登大雅之堂的茶叶梗。因为妈妈喜欢茶叶蛋的缘故,我们家的茶叶,最后都是用来煮蛋,每到吃饭时,我就期待饭里面卧着一个圆滚滚的茶叶蛋。至今我并不觉得龙井的茶叶蛋就比茶叶梗的好吃,在我的记忆里它们都同样美味。



而现在的我已经习惯天天喝杯功夫茶,经常在南岩轩蹭林先生的茶喝,由于我不懂品茶,也不懂什么是好茶,更不懂什么是茶道,我常问林先生,何为好茶,他总是说:“喜欢就好”。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对于喝茶外行人的随口一说。但常在南岩轩,却发现这就是林先生的茶道——“朴”茶之道。



林先生泡铁观音,总是夹着一根香烟,慢慢熏,似乎漫不经心,可是,这丝毫不妨碍林先生泡茶。举手投足,大开大合,完全不像一个茶艺师,也跟精巧雅致搭不上干系,他对于茶,有自己的判断,出的汤,有点甜,有些香,看上去透彻清亮,闻起来兰香悠远,喝起来甘甜鲜爽,在唇齿间能捕捉到一种独特观音韵。大巧不工,大巧若拙,这就是林先生的“朴”茶之道。



“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喝茶乐事,随意就好。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本期南岩轩《一日之师》迎来了湖南大众传媒辅导员们,开展了一场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为主题的沙龙。上半场南岩轩作为师者,一方茶席、一张茶几、一套茶器、一位茶艺师,将中国传统优秀茶文化与茶道艺术的闲适、雅致、灵韵、舒畅娓娓道来。



下半场,当沙龙主席李莎老师青春洋溢的说完开场白,年轻的辅导员们,开始作为师者,生动地阐述如何将优秀传统文化贯穿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中。讨论激烈时,每一方都有自己的论点和论据,大家或坐或站于条案四周,锐不可当的激情,朝气蓬勃的壮志让南岩轩熠熠生辉。




《一日之师》由南岩轩掌门人林金笔先生发起,为传承、弘扬茶文化推出的免费茶知识、茶艺普及的纯公益活动。活动选派最优秀的茶艺师,为您介绍茶叶知识,亲手教您泡功夫茶,让你认识、辨别各类名茶。


如果您有兴趣,请积极报名,根据预约的时间到店学习功夫茶艺,体验学习所使用的茶叶、茶具,以及教学均免费。


《一日之师》茶文化体验活动报名电话:

0731-88802385

或长按下面南岩轩二维码直接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