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师|青藤道士

来源:南岩轩茶业作者:南岩轩茶业网址:





茗山篇·为泰父

知君元嗜茗,欲傍茗山家。

入涧遥尝水,先春试摘芽。

方屏午梦转,小阁夜香赊。

独啜无人伴,寒梅一树花。




冬日冷雨中,初识绍兴,一座可爱精致的城,行走在石板路上,似乎漫步在吴冠中先生的丹青世界里。无意间发现一条由青石板铺路的幽静古朴的小巷子,在白墙乌瓦间一座不足两亩的书屋就在眼前,乌漆大门旁的铭牌上写着四个字:青藤书屋。



而我最爱的明代才子青藤先生——徐渭,曾居于此地。不巧的是,不知什么原因,书屋已经关门,未对外开放,带着些许遗憾,继续参观绍兴美术馆,在馆藏中看到了徐渭的写意代表作《黄甲图》,虽然是摹本(原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但却不妨碍我驻足欣赏,淋漓的墨色画荷叶,画蟹则寥寥数笔,形状虽夸张,却饶有笔情墨趣。画上自题诗更是幽默讽刺:“兀然有物气豪粗,莫问年来珠有无。养就孤标人不识,时来黄甲独传胪。”


徐渭(1521—1593)

徐渭,字文清,后改字文长。我喜欢他的号,青藤道士,研究中国美术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座横在明代文学及书画艺术史上的一座高山。郑板桥愿为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愿为青藤磨墨理纸。



而徐渭自己却说他书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其实古今书画家评价自己的诗书画大多也是这么评价的,都把自己以画出名而不以画为自己的第一强项,却把诗文排在前面。这里有一点矫情,也就是书画家的自负。徐渭却不然,他的文章非常有名。袁宏道在其《徐文长传》中这样说徐渭的文章:“先生诗文崛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下,自有定论。”



这位“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明代中后期最具传奇色彩的文士,却一生坎坷。他自幼天才超逸却考场失意,8次乡试落第终身未曾中举;他出身官宦世家却仕途艰涩,只做得他人幕僚;他精通诗书琴画一派文人风雅却又胸怀兵甲,屡出奇计大破倭寇;他学识才智冠绝一时风光无限却又一生坎坷,身陷囹圄数次自杀,晚年落魄。

  

 晚年的徐渭彻底诀别仕途,他习书作画终日与茶为伍。由于爱茶,徐渭的书画作品很多以茶为题材,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书法作品《煎茶七类》。徐渭抄录卢仝的《煎茶七类》,现留下草书、行书的书体各一。其中行书卷收入《天香楼藏帖》中。刻石今藏浙江上虞县曹娥碑廊,刻贴附有王望霖小楷尾跋:此文长先生真迹。

  

 一人品

煎茶虽微清小雅,然要须其人与茶品相得,故其法每传于高流大隐、云霞泉石之辈,鱼虾麋鹿之俦。

二品泉

山水为上,江水次之,井水又次之。井贵汲多,又贵旋汲,汲多水活,味倍清新,汲久贮陈,味减鲜冽。

三烹点

用活火,候汤眼鳞鳞起,沫鼓泛,投茗器中。初入汤少许,俟汤茗相浃,却复满注。顷间,云脚渐开,乳花浮面,味奏,奏全功矣。盖古茶用碾屑团饼,味则易出;今叶茶是尚,骤则味亏,过熟则味昏底滞。

四尝茶

先涤漱,既乃徐啜,甘津潮舌,孤清自萦。设杂以他果,香味俱夺。

五茶宜

凉台静室,明窗曲几,僧寮道院,松风竹月;晏坐行吟,清谈把卷。

六茶侣

翰卿墨客,缁流羽士,逸老山人,或轩冕之徒超然世味者。

七茶勋

除烦雪滞,涤酲破睡,谈渴书倦,此际策勋,不减凌烟。


此文共七论,统称“煎茶七类”。字数含跋文尚不足300字,算得上我国古代茶书中最为精悍短篇了罢。作为茶人,徐渭十分重视人品与茶品的关系,将“人品”置于七类之首,这也是古代茶文茶著中少见的。古代茶论之著,多是从论茶开始的,唯独《煎茶七类》却开宗论人。



徐渭晚年孤独一人,贫病交加。他一生嗜茶,无日不饮茶,与茶结成终身侣伴。他饮的茶多由友人馈赠供给,每得一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一次老友钟元毓赠以“后山茶”,他兴奋之余马上复信:“一穷布衣辄得真后山一大筐,其为开府多矣!”



徐渭的茶诗中惠谢友人赠送香茗的诗颇多,著名的如《某伯子惠虎丘茗谢之》,诗曰:

虎丘春茗妙烘蒸   七碗何愁不上升

青箬旧封题谷雨   紫砂新罐买宜兴

却从梅月横三弄   细搅松风炧一灯

合向吴侬彤管说   好将书上玉壶冰



开篇这首茶诗,是徐渭为其茶友泰父所作。泰父酷爱饮茶,想在茶山旁安家,春茶还未到采摘期就急急忙忙上山摘茶。还不辞辛苦去找泡茶的好水。泰父的小屋里茶烟缭绕,茶炉上香气扑鼻。虽然是一个人独饮,也想念好友,恨不得邀请过来一起品品这新制的春茶。古时诗人大多是茶痴,或僧或道,或茶农或茶商,都有一个或几个朋友。每逢春茶采摘时,总是先品为快。一边品饮,一边也忘不了作诗。要不然,徐渭怎么写出了“独啜无人伴,寒梅一树花。”的佳句呢?

  


徐渭,一个“云水天长”一般的名字,却与“落魄”、“癫狂”作伴,拿痛苦浇灌自己传奇的一生。

一生坎坷   二兄早亡

三次结婚   四处帮闲

五车学富   六亲皆散

七年冤狱   八试不售

九番自杀   实堪嗟叹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这是徐渭对自己一生的写照。既然是住在“东倒西歪屋”里,就不可能按照当时的要求而同曲同调;既然成“南腔北调”之人,当不能为世俗所容,便是怪狂一生,落魄而死的命运。因此徐渭之名始终“不出于越”。



历史的使命在他坚忍不拔的追求下得到了完成,阎王爷差遣的小鬼如约而至。已经73岁的徐渭似有预感,他颤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用最后一点墨汁写下相当于自画像的对联:乐难顿断,得乐时零碎乐些。苦无尽头,到苦处休言苦极。


“眼空千古,独立一时”,这是袁宏道对他的评价,然而死后固然万世景仰,徐渭生前那“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的无奈,着实让人心痛。


《一日之师》由南岩轩掌门人林金笔先生发起,为传承、弘扬茶文化推出的免费茶知识、茶艺普及的纯公益活动。活动选派最优秀的茶艺师,为您介绍茶叶知识,亲手教您泡功夫茶,让你认识、辨别各类名茶。


如果您有兴趣,请积极报名,根据预约的时间到店学习功夫茶艺,体验学习所使用的茶叶、茶具,以及教学均免费。


《一日之师》茶文化体验活动报名电话:

0731-88802385

或长按下面南岩轩二维码直接报名!